新闻资讯
看你所看,想你所想

[小故事]寡妇捡到一小孩,小孩从未开口说话,突然喊了一声,让她泪流满面

Fc2Me(网友)怎么说:

没看完的举手。什么小说,感觉挺好看的有缘是福这书名叫鬼扯↘今日她是去镇上买掉了今年的最后一批家禽,回来却为省下几元的车费,而徒步行走着崎岖的山间小路。买卖不分,还写小说小说明字是深山少年之玩转都市穿越剧难道越过下世纪了?妈蛋就当瞎编吧,当小说看吧!时空穿越。

寡妇捡到一小孩,小孩从未开口说话,突然喊了一声,让她泪流满面

时至深秋,天气已明显地有了料峭的冬寒,傍晚天空被层层浓墨似的乌云压得又低又沉;冰碴般的刺骨冷风,打着尖哨狂然卷过小坳口,带着哗啦啦澎湃的树涛声,回荡在群峰之间。

张香云,一个地道的生活在水蓝星球H国的妇女,再确切的说她是个寡妇,十年前丈夫外出打工至今渺无音迅,坚强的她至今靠自己蓄养一些家禽勉强度日。时年已过四十,却至今孤苦一人。

今日她是去镇上买掉了今年的最后一批家禽,回来却为省下几元的车费,而徒步行走着崎岖的山间小路。

一阵冷瑟的山风掠过,掀飞了她头上那灰旧的围巾,露出因常年劳作变的黝黑苍老的面容,长相平凡朴实。

那是她很喜欢的围巾了,自己还要靠它再次度过即将到来的严寒,怎么甘心这样放弃,又追了一段距离,看到围巾已经被一山路旁的大石拦截下来,脸上露出了一丝淳朴的笑意。

紧赶了几步,来到大石边上,在拾起自己围巾的同时,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了一下,随即是惊讶连带着恐慌!

她看见大石后面竟然蜷缩着一个四五岁大的小娃子,全身没有一处完整的衣物,而且脸上带着干固的血迹,遮掩住大半个脸庞,人,已然没有了声息。

张香云见到这样的情况一时也没了主张:“这是谁家的孩子啊,竟弄的如此模样,该怎么办啊/?不会已经……?”

被自己的猜测下了一跳,顾不的许多,马上把手伸到孩子的胸口上,她知道只要还活着,总要有心跳的,探鼻息在如此大的山风中那是不现实的做法!

一只枯糙的手颤抖的抚在孩子的胸口上,片刻,张香云松了一口气,脸上的表情也放松了一些。

还活着,那自己就不能见一个小生命在自己眼前这样消逝。

至今没有孩子的她对小孩子可是打心里的喜欢。

她知道如果自己不管,在这条山路上很难再见到一个人,那这孩子的下场只有一个!

雨,毫无征兆的落下,豆大的雨点击打在张香云的脸上,看着那蜷缩着的孩子,内心的母性被彻底的激发,马上用刚拾回的围巾在孩子的身上简单的包裹了一下,俯身抱了起来,向自己的家中快步赶去……!

环山村是一片依山傍水的小小村落。

在环山村的村子尾,隔着所有人家都有些距离,一处背依山体,面积宽敞的空地上,一圈篁篱围着几间破旧的草房孤独的促立在风雨中,木门前两棵已经退落了所有绿叶的老杨树,给这孤立的小院落增添了一丝凄凉的味道。

这里就是那个苦命女人的家,在丈夫失踪后的几年,为了给自己的婆婆治病,把家里所有实物卖掉,包括那在村中算好的三间瓦房,也只是让婆婆多活了半年而已,自己最后只能在山脚下求人帮忙盖了一个间这样简易的草房!

张香云把那昏迷孩子抱回自己家中,两个人都在暴雨中被浇了许久,但张香云没有顾及自己的身上是否难受,马上给孩子做了一些简单的处理。

经过一阵雨水洗刷,孩子原本脸上的血迹早以被冲掉,露出的面容让这个四十几岁依然没有孩子的女人,看的是有喜欢有心疼,圆嘟嘟的小脸,两眼此时禁闭着,让张香云心疼的是在孩子苍白的小脸上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,由右眼角一直拉伸到嘴角处。

看着那伤口并没有完全的愈合,经过雨水的洗刷,勉强结痂的地方又被泡开,露出惨白的嫩肉向两面翻开着,让张香云担心伤口再深一丝,这孩子原本可爱的脸蛋就会被洞穿。

善良的她马上又把孩子身上那破烂不成样子的衣物褪去,露出身上满是细小的伤口。

张香云看的眼泪流了下来,这么小的孩子经历了什么样的遭遇啊,竟然弄成这副模样!

她看的出,身上的伤口都是被一些东西刮伤的,还好都不是很深,而且已经结痂。

孩子依然昏迷和身上的伤口,本是应该马上送医院的,可这里离镇上的医院有十几公里,大多还都是山路,雨中更是难行。

张香云想了一下,顾不的外面依然冷冽的秋雨,给孩子小心的盖上了一层被子,向村中跑去,她决定先让自己村中的老中医王大伯给看一眼,如果没有办法,那自己马上抱孩子去镇上的医院。

“这娃子的外伤到没有什么,脸上的伤口我给他上了咱山中独有的草药,应该没有什么大碍,但疤是注定要留下了,

严重的是他脉象有郁结,表明这娃子肯定经历了什么过度伤心的事造成的,就不是我们外人可以治疗的了,也不知道哪家的娃子,遭遇了什么事情,竟弄的这样,真是让人心疼啊!

香云啊,赶明儿你去我那再弄点草药吧,给这娃子尽量调理一下,然后等好一些,看能不能找到他的父母,给送回去吧,你自己够不容易的了!”

一个六十多岁的清瘦老人,在张香云的家中给孩子做了一番诊断,留下这样一番话后,冒着小雨离去了。

知道孩子没有生命大碍后,张香云的心放下了一半,看着那孩子脸上被敷了一层灰褐色的草药,而表情依然紧绷的表情,像是在做着可怕的噩梦的模样。

夜晚,张香云被一阵抽噎声惊醒,原来是那孩子正在做梦,连带着梦话都让人伤感:

“娘亲……我要娘亲,爹爹,爷爷……奶奶……不要啊,不要把落儿一个人放到这河里啊!我怕……!呜、呜……!坏人,爷爷……,呜……奶奶……”

如泣血般的稚嫩哭声再次深深的触动了这个善良女人的心,把自己的被子掀开,小心的把孩子搂在自己怀中……!

由于近来接连半月的大雨引发山洪,使得环山村那条环村而过,本只及膝小河,竟也高涨泛滥,非仅水势汹汹,更是混浊湍急。

此时在河边的一块大石上,冒着依然霪迷的细雨,坐着一个年约四五岁的小娃,穿着一身很不合体的宽大粗衣,原本应该娇嫩可爱的面容却被一道长长的疤痕破坏。多少有些让人看了不舒服。

如此大的孩子此时竟然露出深沉的表情,一双好看的丹凤眼因紧皱的眉头眼角微微上翘,如果不看那道恐怖的疤痕绝对是个超级可爱的娃子。

他就是当日被张香云捡回的那小娃,经过半月的调养,身体已经没有了大碍。

但从第三天后醒来到现在,张香云一句话都没有听这娃儿说过,如果不是经常在夜晚听到他的梦话,肯定以为自己捡回的是个小哑巴!

而从这娃儿可以自如行走,就天天从不间断的来到张香云家旁边,原本的小河边坐上一会儿,直到张香云来叫,才会跟着回去,除了不说话,没有其他的怪异,也很听话,让张香云喜欢的不得了。

张香云虽然喜欢,但她还是尽量的去附近到处询问有没有丢了娃子的人家,可结果毫无线索。

这样的结果另张香云多少还有些欣喜,也多少在她的意料之中,她也经常听到这个应该叫小落的孩子在梦中的只言片语,好像家逢大变,已经没有了亲人……。

张香云在院中就可以看到那个小小的身影,喜爱的同时也深深的感觉这个孩子内心的凄凉,放下手中的活计,,向孩子走去,雨虽小但时间长了对他的身体也是不好的!

走到那小娃不远的地方,张香云看到了那娃的一个小动作,把两只小手中的东西,悄悄的藏进了自己的怀里。

张香云只感觉这时的娃子真的太可爱了,最开始没有注意他手中有东西,可不代表着这十多天还没发现,张香云也只是认为那是两个小孩子的玩物,并没有在意过,也喜欢见到这个沉默的过分的娃子,有这样孩子式的举动。

把小娃带回到了屋中,“来,小落,把这些药喝了,身体就好的更快了,一会想吃啥,大娘去给你做……”张香云把熬好的草药给了那小娃子喝下。

至于叫他小落,是张香云经常在他的梦话中自称落儿,反正他也不说话,张香云叫他小落也不反对,也就这样叫开了。

看着小落把那碗应该很苦的草药喝了下去,露出慈爱的笑容,已经看习惯了那什么时候都没有表情的脸,张香云就特别喜欢看他连上的任何一个表情,吃药时就是如此。

小落喝完了药,便自觉的爬到了土炕上,坐在一边,很是乖巧的看着张香云的一举一动,每当这时小落的眼中都会有些好奇的神色,而并不在是平常一样的默然。

日子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月,天气已经严寒,张香云可是对小落喜欢到了极点,此时正喜滋滋的为坐在自己身边的小落,套上她特意去镇上为他买回的一套新衣服。

虽然小落到现在还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,但张香云却越来越喜爱小落,她的心中期盼着有一天小落可以叫自己一声,那怕是叫干妈!

而小落对张香云也逐渐有了一丝的依赖,每天除了一样的去河边静坐,其余的时间都会跟在张香云的身后看着她做事。毕竟还只是个五岁的孩子。

穿上了一身童装后的小落更是显的可爱异常,小脸粉嫩的像个瓷娃娃,可惜……哎!

张香云家偶尔也会来一些妇女闲话家常,也都知道小落的事情,在看到小落那脸上狞狰的疤,和一脸淡漠的表情都打消了逗弄的念头。

而小落见有人来,都会主动的去小河边静坐或玩弄他一直随身带着的两枚圆珠,一个金色一个银色,材质却是看不出来。

来到小河边大石,天以如冬虽然还没有下过雪,但河面已经冰封,小落爬上冰冷的大石,把玩着手中那两枚小漂亮的小珠,眼神开始变动冷漠和悲哀。

在他短暂的记忆中埋藏着一段让他挥之不去的噩梦。

那是一个下雨的夜晚…………

自己正在甜美的睡梦中,突然被的阵阵喊杀声惊醒,见到自己的娘亲倒在自己的床边,满身的鲜血,而父亲正和几个黑衣人打斗,小落自小聪明异常,知道自己家中来了贼人。

俯在自己娘亲逐渐冰冷的身体上大声的哭叫,也见不到娘亲的一丝回应。

有见到父亲因为想拦住一个奔自己而来的一个黑衣人,被人在后背狠狠的砍了一刀,鲜血狂飙。

但父亲还是顽强的拦下了那个举刀砍向自己的黑衣人,代价是父亲的胸口露出一把锋利的刀刃,瞪大着眼睛,不甘心的倒在自己不远的地上。

当一个黑衣人狞憎着表情挥刀向自己砍来时,最最疼爱自己的奶奶闯了进来,手中的剑上还滴着鲜血,在那黑衣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一剑斩杀了他。

奶奶很厉害,屋中剩下的三人,几下就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起来,而奶奶看到死去的父母,痛哭失声,马上抱起了自己,向外面跑去。

在外面到处熊熊的大火,自己看到了好多平时自己熟悉的人,福爷爷,小红姐姐,铭剑大哥……他们都全身是血,和一群黑衣人战斗着,真的好可怕。

奶奶抱着自己快速的向自己经常去玩的那条河边跑去。

在马上要跑到的时候,突然两名黑衣人追了上来,什么话也不说,举剑就砍向自己的奶奶,因为抱着自己,行动很不方便,只能不停的躲闪,继续向河边跑!

就在两个黑衣人纠缠不舍时,爷爷从远处冲了过来,后面跟来了一个和其他衣服不一样颜色的怪老头,竟然是一身的火红,连头发都是红的,长的真的好难看!

爷爷上前挥剑就逼退了那两个黑衣人,似乎强抑着莫大的痛苦,嘶声对奶奶大喊:

“快带落儿走!”

奶奶看到爷爷的样子急得双眼泛泪,有些忧郁是否该照爷爷的话去做了,那边……

那个一身火红的怪老头追了上来,阴阳怪气的声音道;“李家夫妇,鸳鸯快侣,李夫人怎么可能舍得独自突围呢?”

怪老头说话的同时手中挥动一把怪形的匕首,双臂翻抛着大圆弧度,由内而外,由外而内,迅速的翻缠挥绞,一圈圈的刀锋冷芒,如漩涡般激旋回荡,连空气都似经不起这阵狂搅,打着转子发出一阵阵怪异的“嘶嘶”轻啸,携带着刀芒击向爷爷!

爷爷见此奋力挥剑回截怪异老头诡异且极霸道的怪招,一面催促急吼“别听他鬼扯,快走!……啊”

只这一分神,诡异的冷芒闪过,血渍立现,爷爷的左肩处随着他回身旋闪,一溜血珠子抛洒入空!

奶奶抱着自己不禁惊呼着“当家的……!

自己也只知道哭喊着:“爷爷……爷爷!”

“还不快走!”爷爷焦急的对奶奶怒喝着,整个身子亦凌空飞起,手中长剑,微颤如波,眩目的剑光伸缩吞吐,霍然一抖之下,火色红光中,竟仿佛有千百个明晃晃、金灿灿的圆月纷纷坠落下功向那怪人和两名意图靠近奶奶的黑衣人。

奶奶见此一咬牙,带着自己飞身来到不远处的河边,右手软剑倏挥,河边一株约有环抱粗细的空心枯木,已被她斩断一截。

迅速将空心的枯木套在自己身上,用衣条把自己固定在上面,同时把两枚圆圆的小珠塞到自己手中,悲声道:

“落儿,你听好,我李家一门无端招此横祸,全是为了这两枚宝珠引起,金色的叫金玄珠,银色的叫银玄珠,功用神奇,奶奶就不讲了,你自己以后自己参透吧,但记得千万不要让它们离开自己的身体,

眼前袭击咱们的人,是一个专门拿钱替人杀人的神秘帮派,奶奶一点线索也不知道,但奶奶知道他们很强大,奶奶不希望你在没有能力的情况下去寻仇,只希望我的落儿不要让我们李家断后,自己快乐的过完一生,你记清楚了吗?”

自己当时已经怕到了极点,但奶奶的话虽然没有都,但却全部一字不落的记下,泪眼汪汪,似懂的非懂点着头。

“好乖!”奶奶用手抚着自己的头,含泪笑道:“待会儿,奶奶要把娃儿放到河里而去,落儿抱紧身上的枯木头下去游泳,如果遇着浪打来了,就像平时爹爹教的,把呼吸闭住,随着河水往前跑,懂不懂?”

自己点点头,呐呐地问着奶奶:“爷爷和奶奶不陪桂儿游吗?我要让娘亲和爹爹也一起来,奶奶我怕……呜!”

奶奶鼻头更酸,哽咽道:“爷爷和奶奶不能再陪落儿了!娃儿;你一定要记注,若是老天有眼.让你渡过这一劫,保住了性命,将来长大,一定要有自己足够的实力和实力,快乐的生活,

当你的实力大到没有人可以威胁到你的时候,在查清楚是何人谋害我全家;再替爷爷奶奶和你的娘亲爹爹报仇!否则奶奶希望你做个肆意潇洒的人,为李家香火延续下去,还有你爹爹平时教你的东西一定不可忘却,努力的修炼……!

后面拼斗声的靠近了些,奶奶明白.自己的爷爷正豁命阻拦敌人的追杀,但显然快拦不住对手了。

奶奶抱起枯木看了自己一眼,奋而发力,把自己朝河中抛送出去。

“孩子,你自己保重!”

在自己哽声嘶喊中,枯木带着身体平稳的飞入河中,载沉载浮。

一个浪扑来,忙不迷闭上眼,屏住呼吸,等浪头过去,自己浮上水面.正好看见奶奶挥剑回扑斩杀了一个追赶过来的黑衣人!

还看见爷爷披头散发,混身染血,依旧和穿着红袍子的怪人和一名黑衣人纠缠不休。

突然间,自己感到一股更大的惊慌袭来。

因为自己第一次觉得,自己好像就要再也看不见爷爷、奶奶、娘亲和爹爹了!好像,自己就变成孤伶伶的一个人了。这是从来不曾有过这种感觉,自己不明白为什么会有种感觉,就是觉得惊惶无依……

“娘亲……我娘亲,爹爹,爷爷……奶奶……不要啊,不要把落儿一个人放到这河里啊!我怕……!呜、呜……!坏人,不许伤我爷爷,呜……奶奶……”

又一个浪打来,呛了自己满口泥水,咳个不停,等自己再度抬着头,睁大眼,岸上搜巡爷爷奶奶的身影时,他看见红衣怪人的手扬起,一道喷泉般的腥红血箭,自爷爷胸前高高喷起……

自己瞪大了眼,再也叫不出声……看见爷爷在火光中砰地摔倒……

看见奶奶尖叫着扑向红衣怪人,却被红衣怪人挥手打得飞起来,摔在地上不动了。

看见红衣怪人像飞一样的沿着河岸跑着,是在追自己。

而自己的速度越来越快,越来越远……

透过夜幕,木然瞪着双眼,望着蒙面人追缀的身影,在黑夜中逐渐模糊不见。突然明白——

爷爷奶奶死了!爹爹娘亲也死了!自己真的就一个人了!

永远再也见不到疼他、爱他的爷爷奶奶了,天天教自己练功,为自己做好吃的爹爹和娘亲了……!

一个浪打来……

昏然中,自己本能的闭上眼睛,屏住呼吸,随波飘向沉涩黑暗的恶梦之中……!

“爷爷、奶奶、爹爹、娘亲……落儿真的好想你们,我好怕!

这里和原来的家好不一样,什么东西落儿都不认识,还有人讨厌落儿,就因为落儿不在好看了,脸上长了一道难看的疤痕。

落儿当时真的好疼,可落儿不哭,落儿要坚强,落儿要为爷爷奶奶报仇,可落儿现在都找不到家了……

这里的大娘对自己真的好好,很喜欢自己,虽然没有娘亲好看,可一笑起来,感觉和娘亲的笑好像好像!

自己也喜欢她,喜欢看她给自己的那些希奇的东西……那奇怪的小盒子自己会说话,里面装了好多人呢……

这里的油灯好亮,竟然不用火石就可以自己亮起来……

还有……好多……好多……

李落经过痛苦的回忆,思绪拉回了现实,在这里一个多月的时间,已经感觉出这里和原来的家有很大的不同。

聪明异常的他,保持了沉默,而死寂的心却被张香云的母爱一点点的滋润,显的活泼了一些。

自己应该听奶奶的话,好好的生活,长大努力拥有自己的实力和势力,那时自己一定要寻找到仇人,为爷爷奶奶报仇,还有我要保护现在的这个……娘亲,让她不要那么辛苦的生活!

在李落的内心,已经逐渐把这个苦命的女人当成自己的娘亲,不知道张香云知道后会是怎样的心情。

而李落却还不知道的的是,这里何止是和原来的家不一样,连世界都不一样了……

一阵脚步声在自己的后方响起,李落知道是张香云来接自己回家了,悄悄的把两枚宝珠收起,等待着张香云的到来。

很快张香云来到李落身边;“小落,天这样冷,以后咱就少出来呆会吧,大娘明天给你再弄台电视,就可以在屋里暖和的看动画了,你一定会喜欢的,呵呵,走、回去了。”

说完抱起李落,向不远处的家中走去,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,张香云感觉李落刚刚对自己好象,露出了一丝笑意……!

也许是自己太期盼产生的错觉吧!

这个朴实的妇女现在满心挂念的全是自己怀中的这个宝贝,就在刚刚那个胖胖妇女说自己家换了新电视,要把老电视处理掉。便马上想到自己的落儿,怕他天天太无聊,如果有个电视也许能开心一些,当即就定下,明天就把电视弄回来。

李落对张香云口中的电视很好奇,动画又是什么好玩的东西呢?他很想开口问一下,可习惯了沉没的他挣扎了一番,到了口边的话又咽了回去。

果然,在第二天,张香云就抱回了一台老式的彩色电视,是那种十四英寸,没有遥控器的最老样式。

李落呆在屋中,看张香云求了两个中年大叔,弄了一跟高高的木杆立在房前,用一根很长的线连在了那个叫电视的东西上。

客气的送走那两个帮忙的大叔,张香云兴冲冲的把电视连接上电源,接上天线,打开开关,一阵沙沙声响起,又按了几下调台的按纽,电视中一阵清晰的说话声传来:“观众朋友,早上好……”

“成了,呵呵,来小落,大娘帮你找个喜欢看的节目。”

李落的惊讶张大了小嘴,不知道人是如何被装进那么小的盒子中去的,而且还不止一个人?

来到电视旁边对着电视,左右观看,想寻找一下,看看是怎么样的东西,这样的神奇!

张香云对李落这样的动作更是欢欣不已,能勾起李落的好奇,她就有一种满足感。

她猜想李落也许没看过电视,就耐心的跟他讲一些自己对电视的浅显认识,李落也是似懂非懂。

但他明白了,里面的并不是真的有人,而是被高人用神奇的方法,把拍好的戏装到了里面。

演戏,李落还是知道的,自己和奶奶去看过,知道是一群人演给别人看,让别人开心的,赚取钱财的办法。

从有了电视以后,李落果然被吸引了,去小河边的时间也短了一些,整天的对着电视看。

张香云发现李落对动画并不赶兴趣,更多的是什么教育新闻或古装戏兴趣很大,时常看的入迷一样,小脸上的表情时而严肃,时而缓和的。

她不知道的是,这个电视,可对李落影响太大了,小小的李落对着电视,也不管是好是坏,反正自己见了那里的东西,都是疯狂的吸取进自己的小脑袋,然后记住。

如过有人测李落的智商的话,怕是绝对的高出二百。

过目不忘并不是什么传说,至少小李落就能在看过一次的东西就能深刻的记在脑海中。

时光转匆匆,转眼间,又是几个月过去了,马上临近华国最隆重的节日,春节,张香云也开始张罗着准备新年的年货,今年的春节和往年的春节相比,对她来说可是大不相同了,今年她不再是孤单的一人。

站在自家院中,看着在不远处小河边那大石上,盘腿而坐着的那个小娃,脸上闪现出浓浓的慈爱!

最开始自己还担心整天看电视的李落,会过于痴迷电视伤到身体,因为李落都是一坐就是大半天不动。

可最近半个月发现李落已经不怎么再看了,只是偶尔自己在看电视剧的时候,陪着自己看一会,其他的时间就开始在那大石上盘坐。

村中好多人见了,都说这孩子不太正常,这让张香云好大的不开心,她知道李落绝对的是个正常的娃儿,只是心中还有些郁结。

自己已经经常的见到他不经意间露出的笑脸,还记得第一次看见那笑脸,把自己高兴的,炖了家中为数不多的母鸡,庆祝了一下呢!

“以后谁再说我的小落儿不正常,自己就和他急!”张香云如是的想道。

看看时间差不多了,他知道李落每天是两个小时的静坐,也不知道他是如何掌握的那么准时,只要到了两个小时,自己就会回来,现在已经不需要自己去接了。

自己该去做晚饭了,转身进屋,为自己的宝贝疙瘩做喜欢的饭菜。

有了李落后的张香云,在家中的饭桌上咸菜出现的次数明显的减少了很多!明显的也增加了她不小的负担,但,她还是快乐的,比以前快乐了很多很多!

李落在大石上睁开双眼,漂亮的单凤眼水潭般的清澈,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,那丑陋的疤痕依旧。

在这几个月中,在电视中了解了太多东西,才发现,自己也许很难在回到自己的原来的地方……心中很是迷茫。

现在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,虽然短短的几个月,但这里已经是自己第二个家,他不能让这个为自己付出如此多的苦命女人伤心。

起身跳下大石,小小的身体却如猴儿般的灵活,向家中走去,在来到房屋门外,听到厨房的“叮叮铛铛”声,他知道张香云有在做自己喜欢吃的那种馅饼。小脸露出喜意。

突然,厨房内叮当声喀然而止,随后传来张香云的一声“哎呦”声。

李落心中一紧,一种熟悉的恐慌感升起,完全没有了往日不符合他年龄的沉没,迅速的开门跑进了厨房。

进到厨房,见张香云右手握在左手中指上,鲜血从指缝中中流出。

看到李落慌张着跑了进来,张香云痛苦的面容马上转成慈爱的微笑:“小落回来了,去在里屋看电视去吧,一会饭就好,大娘今天还做小落喜欢的馅饼,先去玩吧。”

说完也不顾自己依然流血不止的手指,简单的弄了块布缠绕了一下,转身继续做饭。

她感觉李落并没有出去,而是在自己的身后传来一阵哽咽声!紧接着是一声让她梦想了数年,最近更是期盼了几个月的声音;

“娘,疼吗?落儿不要吃馅饼了”

清脆稚嫩的哽咽声让张香云的身子如遇雷击,手中的菜刀掉落在案板,僵硬的动作带着颤抖,慢慢转身,泪水瞬间布满稍现苍老的脸庞。

看到同样泪水布满小脸的李落,张香云更顾不得受伤的右手,马上为李落边擦眼泪,边哽咽着;“落儿乖,你刚刚叫我娘了,我听见了,娘真的听见了!娘没事,一点也不疼,真的一点也不疼……”

忍不住激动的张香云一把搂李落进怀中,生怕李落就此消失一样,嘴中只是反复着一句:“娘听见了,娘真的听见了…………”

张香云就这样激动的搂着李落,不停的反复着那两句话!

而李落也被感染的失声而哭,久违的幸福感再次笼罩了他,感觉自己真的应该早些对这个娘亲说话,也不至于让她今天如此的失态。

自己以后绝对要对娘亲好,和原来的娘亲一样,长大后……一定让娘亲过最好、最幸福的生活。

李落小小的内心发下了一段这样的誓言,直接导致让他以后见钱眼开的性格!

【小说节选,请勿当真】

*后续可关注睡前偷偷看微信号:sqttk2016(←长按复制),输入5位数代号:19117即可。

故事大全转载地址:http://toutiao.com/a6302291691694309633/

转载请注明出处Fc2me » [小故事]寡妇捡到一小孩,小孩从未开口说话,突然喊了一声,让她泪流满面

分享: